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萧湘行者的博客

云卷云舒潮涨落,三湘四水任我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  

2016-01-26 00:14:49|  分类: 原创-潇湘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正是十月,去了湖口石钟山外。 石钟山,地处长江之滨,鄱阳湖傍,它就象个痴迷的情种,既爱慕着长江的汹涌的阳刚气势,又暗恋着鄱阳湖的静谧柔情,终日依江傍湖而栖。石钟山高不过十几层楼,面积才0.2平方公里,有的只是娇小玲珑,有的只是精雕细凿。就象一颗熠熠生辉的璀灿明珠,镶嵌在长江与鄱阳湖的交汇处,欲发凸显它的弥足珍贵。

石钟山地势险要,陡峭峥嵘,因控扼长江及鄱阳湖,居高临下,进可攻,退可守,号称“江湖锁钥”,自古即为军事要塞,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登临山上,既可远眺庐山烟云,又可近睹江湖清浊。如在月色之夜,可谓“湖光影玉壁,长天一月空”。自古以来,文人雅士络绎不绝来此山赏景,细细品味,确实叫好。

如唐代李勃,宋代苏拭、陆游,元代文天祥,明代朱元璋,清代曾国藩等。郭沫若留诗《登湖口石钟山》于此。石钟山从唐代起就有建筑,经历代兴废,现仍存怀苏亭、半山亭、绀园、船厅、江天一览亭、钟石、极慈禅林、听涛眺雨轩、芸芍斋、石钟洞、同根树等景点,但多为清代重建。

清咸丰八年(1858)彭玉麟等奉上谕建造,是石钟山的主体建筑。祠分前庑后庑,面对江湖,视野开阔。曾国藩、彭玉麟均有记,并手书碑刻,曾、彭等若干人为祠撰写的长短联达百余幅。祠前辟有广场,祠两侧古樟也是彭玉麟等手植。祠内新创编钟古乐演奏项目,所用编钟系按湖北曾侯乙古墓出土编钟仿制。

古人云: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,水不在深,有龙则名。据史料考证,石钟山上的建筑,始于唐朝,兴于清代。它就象位历经苍桑的老者,见证了千百年来朝代的更迭与兴衰。它端庄秀丽的身姿,显要的兵家必争之要地,洪钟般悠扬豪旷的水与石穴相搏之颤音,曾吸引了诸多古今中外的文人墨骚竞相光顾。尤其是北宋文豪苏东坡一篇享誉内外的《石钟山记》,顿使石钟山的美名传遍大江南北,童叟皆知,家喻户晓。

石钟山虽小,但它不失山的挺拔,不失山的陡峭。整个临江的山面,竟是一片平坦的绝壁,兀立在江水中。威风凛凛,使人感到坦荡和森严,顿生敬畏情怀。山顶尽是郁郁葱葱的苍松翠柏,精美绝伦的亭楼台阁。游人可面对古人的刻像,背诵如诗般的华章,观赏眼前似画般的景色,领略其中琴瑟般的韵味,定然会其乐融融,如痴如醉。石钟山确实很小。但它小的很精致,小的有内涵,小的有气质。它精密紧凑的景色,丰润悠远的蕴涵,使无数的游人望而止步,留恋忘返。

站在石钟山上,远眺庐山烟云,近睹江湖清浊,在这块历史的时空里,遥看山外现实里来来往往为生计而奔波的人们,江面上穿梭如织的船只,人们一定会发出岁月磋跎,流水无情的感叹。实在困了,人便坐下观山水,于是就有了读山的文字:

读山有趣,趣在何处:是清晨山顶上的金光万道,穿透淡淡的蓝雾,洒向沉睡着的绿林的感觉;是空静的树林里那逶婉动听的鸟语让人陶醉;是山下那哗哗的鄱阳湖水音有着铜铃般的回响冲击耳目;是那鄱阳湖里的奇石,有着万年历史的痕迹,磨的圆润,无了楞角却中空洞穿的形态;是那山石中冒出的绿叶,千枝百态,绿了整整一个世界;是那奇形怪状的古樟,枝杆像人手似的伸向天空;是那孩子们的欢叫声,大人们的不泯童心,在这山水之中又寻回儿时的乐趣。

其实,细细想来,这让人生趣的应该是一种变化,一种丰富,一种新奇和向往。人由闹市中来,进入这新奇的自然之中,品味自然带来的美景,能不激动,不感叹,不联想,不生情趣吗!

读山如此,读社会也如此,读人生更是如此。

石钟山记

《水经》云:彭蠡之口有石钟山焉。郦元以为下临深潭,微风鼓浪,水石相搏,声如洪钟。是说也,人常疑之。今以钟磬置水中,虽大风浪不能鸣也,而况石乎!至唐李渤始访其遗踪,得双石于潭上,扣而聆之,南声函胡,北音清越,桴止响腾,余韵徐歇。自以为得之矣。然是说也,余尤疑之。石之铿然有声者,所在皆是也,而此独以钟名,何哉?

元丰七年六月丁丑,余自齐安舟行适临汝,而长子迈将赴饶之德兴尉,送之至湖口,因得观所谓石钟者。寺僧使小童持斧,于乱石间择其一二扣之,硿硿焉。余固笑而不信也。至莫夜月明,独与迈乘小舟,至绝壁下。大石侧立千尺,如猛兽奇鬼,森然欲搏人;而山上栖鹘,闻人声亦惊起,磔磔云霄间;又有若老人咳且笑于山谷中者,或曰此鹳鹤也。余方心动欲还,而大声发于水上,噌吰如钟鼓不绝。舟人大恐。徐而察之,则山下皆石穴罅,不知其浅深,微波入焉,涵淡澎湃而为此也。舟回至两山间,将入港口,有大石当中流,可坐百人,空中而多窍,与风水相吞吐,有窾坎镗鞳之声,与向之噌吰者相应,如乐作焉。因笑谓迈曰:汝识之乎?噌吰者,周景王之无射也;窾坎镗鞳者,魏庄子之歌钟也。古之人不余欺也!事不目见耳闻,而臆断其有无,可乎?郦元之所见闻,殆与余同,而言之不详;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,故莫能知;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。此世所以不传也。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,自以为得其实。余是以记之,盖叹郦元之简,而笑李渤之陋也。

 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
★原创★读石钟山 - 萧湘行者 - 萧湘行者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